Sam Siang Keng 三善宮 2019 [中文版】

柔佛新山的九皇盛會:三善宮攝影論文 (2019)

蘇泉銘著

每一年,無數供奉九皇大帝的信徒都會在神明抵達人間之前的幾天甚至是數月茹素,一直到農曆九月的首九日結束為止。住著大批海外華人社群的東南亞沿海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在九皇盛會期間便會生機勃勃,舉辦各種宗教活動。

九皇盛會只有在農曆九月的第一天才會全面展開。不過,慶祝活動的規模也意味著廟宇自農曆八月的最後一周開始就要籌備九皇大帝的迎接工作。九皇大帝一般都會從柔佛新山的海邊抵達。一個附上來訪神明聖名的香爐則會由三善宮準備以接待神明。今年,作者有幸記載該宮廟舉行有別於一般的迎接儀式。三善宮領導這次千里迢迢來到吉隆坡安邦著名的九皇大帝廟宇南天宮。

1.jpg三善宮主神壇,日期不詳(大約1955-1960年代)。九皇八帝的神像可在右側看見。感謝兩位匿名信徒提供的照片。

2.jpg2a.jpg2b.jpg九皇盛會,日期不詳(大約1980年代至1994年),照片由已故的 Chua Choon Kwang先生(五姨的丈夫)拍攝,感謝Connie Tay女士提供照片

這些每五年舉行一次的巡遊背後有一段有趣的歷史。自1955年開始,三善宮原本供奉的是紫光菩薩,不過到了1960年代,三善宮的創辦人被九皇八帝的神靈扶乩,而預見了三善宮作為新山當地九皇大帝供奉的聚集點。為了響應八皇爺的指示,三善宮領導一行人前往安邦南天宮。九皇大帝的香火從那裡取得併安放在三善宮內。為了對八皇爺積極把神明的敬拜傳到新山致以崇高的敬意,三善宮內第一張代表九皇大帝的神像就依照八皇爺的模樣雕刻出來。既然2019年象徵著另一個五年周期的結束,三善宮這時得再到訪安邦南天宮以深化兩間廟宇所享有的歷史與精神聯繫。

在這些五年周期臨近尾聲之後,九皇大帝將決定他們這九位兄弟在哪裡駐紮以照顧其宮廟與信徒的需要。 2019年象徵二皇爺作為三善宮護法五年任期的結束,但是神明卻以宮廟宮主多次擲筊表達了對該宮廟的堅定守護並選擇延長任期。

3.JPG一面印有九皇大帝名稱的旗幟拴在一個竹枝上

4.JPG以聖水與石榴葉嫩枝來淨化旗幟和竹竿

Capture1.JPG善信將竹竿升到空中,注意一個小鐵閂是如何裝置在旗桿上以達到這個目的

在確立了九皇大帝當中誰會在接下來的五年內被三善宮供奉後,宮廟領導與義工接著為儀式所需的最後環節做好籌備工作。其中一個與慶祝活動密不可分的儀式就是斗姥燈的升起。一面印有宮廟與活動名稱的旗幟栓在一個竹枝並且系在一個準備好的鐵閂上。之後竹竿被升至旗桿的最高點,這樣一來它在道場一直到慶祝活動結束都會格外顯眼。與此同時,九盞煤油燈也會被點燃以備儀式的最後階段。竹竿升起之後,九盞燈最終由一把長長的鐵鍊系上再升到空中。

6.JPG九盞煤油燃起的煤燈。這九盞煤燈將在九皇盛會期間持續點亮著

 

在整個盛會中,所有九盞燈都必須點亮著。宮廟領導及禮儀主持只允許每天為燈盞添上煤油兩次。三善宮對於九盞天燈有著獨特的構思,這九盞燈是以連續性的方式陳列出來。在下來的兩個星期,一座供奉斗姥元君,也就是九皇大帝之母的神颱擺放並維持在與九盞燈直立的排陣中。這樣的排陣是刻意讓斗姥娘娘看見三善宮在將九盞天燈升空以示敬意的同時能感受宮廟遵守節日並由娘娘加持的誠意。

7.JPG三盞鬥燈擺放在三善宮大殿內

在準備九盞燈的當兒,宮廟的其餘義工則忙著在三善宮的大殿準備三盞鬥燈並把它們擺放在顯眼的位置。其他以石榴葉以及斗姥護身符裝飾的鬥燈也為了迎接來臨的節慶活動而點燃。然而,它們始終都比不上那三盞鬥燈。第一盞鬥燈為斗姥娘娘與九皇大帝的祭祀準備,而擺放在兩旁的鬥燈則分別為世界和平及宮廟信徒點燃。

8.JPG三善宮領導與義工們在續程到吉隆坡安邦前向宮廟裡神明祈福

9.JPG三善宮的主席把三支清香插入宮廟的主香爐裡

10.JPG三善宮的副主席把已點燃的鬥燈移至三善宮的主神壇

時光飛逝,大家都正在為慶典活動的順利舉行而忙碌著。入夜後的幾個小時內,以三善宮義工與領袖組成的大隊接著被帶到宮廟大殿做最後的講解和祈求儀式。團隊同時表達了他們對此次前往安邦南天宮的旅程能順利平安的衷心祝福。隨著宮廟的領導將他們的香燭插入廟宇的主香爐,前往安邦的籌備工作也算大功告成。

11.JPG善信把點好的燈盞系在長長的鐵鍊上以完成斗姥燈

此輪祈求儀式結束後又是另一番忙碌的景象,竹枝和為斗姥娘娘獻上的九盞燈跟著被舉到空中。九盞斗姥燈升空後則是時候安置精神軍團與兵士以保障許多即將進行的活動與信眾的安全。

12.JPG善信以聖水與石榴葉嫩枝來淨化百戰勝佛的旗幟

13.JPG神軍駐紮在宮廟範圍內必備的儀式用品

14.JPG善信們將神軍令旗系在一個準備好的旗桿上

印有鴻鈞老祖、紫光菩薩和百戰勝佛這三位三善宮供奉主神的令旗分別升上眺望著宮廟大門的三個旗桿上。它們各自定格在宮廟範圍的不同地點。在三善宮慶典中,這些神軍都是由到訪的神明帶來的。這些軍團因此肩負起守衛和巡邏工作直到九皇盛會結束為止。所有的旗幟都附上了宮廟老乩童賦予的印記。在旗幟升空之前,它們都會被石榴葉灑上的聖水所淨化。

15.JPG一切準備就緒,離開新山前往安邦

時辰一到,宮廟領導與爐主們準備出發到安邦南天宮。安邦距離三善宮有五個小時的車程。有鑑於把九皇大帝香火運送回新山的重任特質,三善宮決定漏夜趕往吉隆坡。這次的任務莊嚴緊迫不僅是因為神聖的香爐象徵九皇大帝屬土的體現,也是由於大隊必須在下午兩點之前把香火安置在三善宮內。前往安邦的行程因此安排在深夜進行以期儀式能在南天宮清晨時分一敞開大門就能馬上開始。

16.JPG吉隆坡安邦南天宮的主要牌匾。這間宮廟算得上是馬來西亞最古老的九皇大帝祭祀集中地之一

17.JPG南天宮標誌性牌匾下合照以紀念此次盛會

18.JPG南天宮內殿,三善宮令旗暫時被置放在那裡

夜幕低垂後前往吉隆坡的旅程非常平靜。三善宮終於在南天宮開放前的一小時抵達那裡。到了早晨六點鐘,三善宮信眾在斗姥娘娘和九皇大帝令旗的帶領下走入南天宮。這些旗幟和儀式上由宮主與理事主委揮舞的劍都會被安放在南天宮的內殿(另稱‘暗房’)裡,就在裹著黃布香爐的旁邊。與此同時,三善宮的信眾則忙著祭拜九皇大帝與南天宮內其他神明。香燭點燃並且插入宮廟的各個壇裡。南天宮工作人員於是響起鈴鐺以印證來自新山香客的捐款。

19.JPG三位在2019年被九皇大帝推舉的爐主。身為爐主“既是一種榮幸也是一種責任”,他們不僅被賦予最崇高的道德標準,也須要服侍神明。

20.JPG三善宮領袖、禮儀主持和爐主們在南天宮內殿向九皇大帝作最後請示

21.JPG九皇大帝的香爐離開南天宮內殿

整場活動最主要的儀式,也就是將供奉九皇大帝香爐的香火融入三善宮準備好的另一個香爐裡,在黎明時分進行。為了開啟這個在內壇進行的最後儀式,三善宮領袖們首先對九皇大帝過去五年來的保佑表達了感激之情,然後祈求神明再多保佑他們五年。他們點燃更多香燭,在每位信徒將香支插進九皇大帝的香爐後,宮主與兩位資深禮儀主持便開始了。其餘信徒則跪在殿外引頸期盼。

22.JPG南天宮走廊上拍攝的最後一張照片以紀念盛會

23.JPG

三善宮宮主在黎明時分捧著九皇大帝香爐離開南天宮

不到一會兒,南天宮廟祝手持神器所發出的鈴聲和鑼鼓聲響徹整個廟宇。當內殿的儀式來到尾聲時,三善宮宮主最先步出內殿,他手裡捧著冒著煙的檀香片的香爐。這個香爐現在凝聚著九皇二帝屬土的代表,已經被三位爐主所吸附。他們肩負起在慶典活動舉行期間照料香爐的職責。在主持禮儀的前輩與三位特定爐主的陪伴下,宮主與同僚們徐徐步入初升太陽照耀南天宮內部的光芒中。護送九皇二帝回到新山的任務正剛開始。

24.JPG爐主首領沿路返回三善宮,宮廟內其中一名資深禮儀主持陪同在側

30.JPG儘管一場傾盆大雨後濕滑的路面對運送過程造成阻礙,抬轎者依然勤懇地把九皇大帝神轎移入宮廟內

26.JPG大雨並沒有澆熄信眾們的熱情

一旦九皇大帝香爐被安全地系在車上的指定座位後,大隊接著便啟程返回三善宮。在返回新山的途中,大隊被告知三善宮一帶將會下起大雨。慶幸的是,當二皇爺抵達宮廟時,大雨已經轉小。這是一個好兆頭,大雨在二皇爺被迎接到三善宮內前就已經把宮廟場地清洗了一遍。宮廟領導於是安排九皇大帝的神轎抬到宮廟的大門前。跟在神轎後面的是一眾來自三善宮的信徒和義工,他們當中有的揮舞著祭祀器具,有的拿著彰顯九皇大帝權威的神主牌。

27.JPG三善宮宮主邀請九皇二帝在等待的神轎裡就位

28.JPG信眾在雨中將九皇大帝神轎抬上階梯

儘管下著雨,等候著九皇二帝蒞臨信徒的熱忱與能量絲毫不減。當隨行的旅遊車停下的時候,三善宮宮主與禮儀主持最先下車。他們緊接著在神轎的掩護下將香爐存入裡頭的一個龕子裡。這個神轎接著由許多義工扛在肩上上樓前往三善宮大殿。在揮舞著印有九皇大帝名稱巨型令旗的一名信徒的帶領下,蜿蜒的遊行隊伍緩緩地步上濕滑的台階上。梯階的另一頭站著一對興高采烈地恭候大隊蒞臨的舞獅。舞獅過後退一步讓遊行隊伍繼續前往三善宮的走道上。

29.JPG舞獅團迎接二皇爺進入三善宮主要場地內

30.JPG九皇大帝的神轎抵達三善宮。在這裡,神轎往宮廟的方向俯衝三次。這一舉動象徵到訪神明的三次鞠躬

31.JPG歡迎九皇二帝進入三善宮主壇

32.JPG三善宮一眾信徒與義工向宮廟神明獻上對於活動成功舉行的誠摯感激

一到了三善宮的主場地並遠離風雨的吹襲後,宮主與三位爐主便邀請二皇爺在宮廟的範圍裡巡遊一回。巡游完畢後,二皇爺受邀到內殿裡休息。他會在遠離公眾的視線下留在內殿裡頭直到盛會的第九天,屆時他會被護送回天宮。無論如何,信徒可以透過九面印在內壇前方的立體圖像一窺九皇大帝的真實面貌。與其他供奉九皇大帝廟宇只由一個代理物品(也就是透過香爐)祭祀的做法不同,三善宮據說在2010年開始展示出這九張立體圖像。這名原已退休、後卻被說服出來的上海雕刻師據說不是等閒之輩,而是一位能把九皇大帝具體勾勒出來的大師。

儘管宮廟在下來幾天相對寂靜,但到訪祭祀九皇大帝的信徒人數在農曆九月第一天的清晨時分呈上升趨勢。到了清晨四點,希望從九皇大帝請到令旗的信眾開始在內壇前排起長長的人龍。一個小時後,人龍一直延伸至三善宮其中一道旁門。排在第一位的信徒獲准進入內殿請示令旗,活動從清晨五點開始,晚上十點結束。為了領取一面令旗,信徒需要在內壇前擲筊子。唯有擲出聖杯后,信徒方能有這份榮幸接受九皇大帝對下來一年的祝福。這個祝福以令旗的形式張掛在家門口的門框上來保佑全家安康。

33.JPG善信用檀香片填滿九皇大帝前的香爐,然後才讓其他信徒入內請示令旗

34.JPG每年有4500面令旗在九皇大帝的神權下派發給信徒,到了九皇盛會第三天,所有令旗就派發完畢

35.JPG信徒向九皇大帝請令旗

 

36.JPG前來祭祀的信徒延綿不絕直到所有4500面令旗都被請回家

37.JPG義工們駐守在令旗派發的櫃檯前

這些令旗以其保護功能最受重視。當中有許多有關這些旗子法力和效用的故事。在1990年代,有一位來自檳城的信徒在九皇盛會期間到三善宮當義工。不幸的是,他的車被偷了,因而失去唯一的代步工具。然而,通過三善宮當時的乩童,這名信徒得到了九皇大帝的慰藉。神明答應他其虔誠終將能得到回報。這名信徒後來買了二手車後把其中一面九皇大帝的令旗請回檳城的住家。過了一些時候,旗子突然掉了下來,落在車子的引擎蓋上。信徒於是用車子的車牌號碼買了彩券,中獎后買了輛新車。為了答謝神恩,他在家鄉親手製作了長壽烏龜,並在來年的九皇盛會親自將它們送到三善宮以感激九皇大帝的厚愛。直到今天,令旗依然展現了保佑信徒的能力。在本人留在三善宮進行研究期間,有人告訴我另一名信徒的住家也免於遭受其鄰里肆虐的一連串盜竊罪案。與較早前提到的信徒一樣,旗子在案發當晚突然掉了下來,結果她的住家竟然毫髮無損,相反的她周圍鄰居的房子全都被破門而入。

與九皇大帝令旗派發同步進行的是過平安橋儀式。與令旗一樣,這個儀式為參與者帶來精神上的保佑和加持。因此,平安橋的橋身就直接設置在斗姥娘娘的九盞燈底下。正當三善宮以燈盞告知斗姥娘娘宮廟慶祝九皇盛會的情形,信徒們則期望斗姥元君能在他們過橋時保佑他們。過橋儀式因此是一種象徵重生的儀式。信徒踏上平安橋的一端,然後在橋中央停下來祭祀斗姥娘娘。當他們把視線聚焦在那九盞燈並且雙手合十膜拜,三善宮眾多義工的其中一位則用金銀紙掃著信徒的身體七次。離開平安橋之後,他們的衣服都會印上九皇大帝的蓋章後才把金銀紙燒了。這個印章象徵著九皇大帝保佑未來的平安,而被焚燒的金銀紙則意味著過去的罪惡與未來的災厄都會被消除。

38b

38a.jpg已故乩童為過平安橋主持啟用儀式,日期不詳 (大概 1980-1990 年左右),感謝兩位匿名信徒提供的照片

39.JPG三善宮平安橋

40.JPG信眾登上平安橋並讓工作人員用金銀紙掃著他們的身體七次

41.JPG在平安橋末端為信眾的背上印上九皇大帝的蓋章

42.JPG過平安橋儀式後焚燒金銀紙的燒金爐

42-1.JPG為斗姥燈準備的一包包金銀紙

 儘管過平安橋儀式從清晨時分就已經進行,但多數信徒都提早等候著農曆九月初一中午前才進行的開光儀式。由潮州善堂誦經團帶領的儀式以宮廟領袖與義工向玉皇大帝及三善宮供奉的神明祭拜掀開序幕。

43.JPG點燃九盞盛會第一天開光儀式會使用的油燈

Capture.JPG宮主揮舞著斗姥元君的令旗,主導過平安橋儀式

45.JPG義工們在漫長的過平安橋儀式之後坐下來歇息

46.JPG晚間十點之後關閉平安橋。平安橋開放與關閉時間正好都遇上斗姥油燈添油的時辰

正當一眾神明受邀見證宮廟領導如何致力於滿足信徒的需要,三善宮宮主與理事會成員被召入大殿。在那裡,由幾位指定的義工陪同在側,他們都被獻上九盞油燈及九盆花水。宮主手持斗姥娘娘神權下派發的令旗主持大局,信眾在下來的三十分鐘裡重複著化解信徒罪惡的禪語。這一蜿蜒的信徒與義工隊伍在整個三善宮內移動著,最後才在斗姥燈下的平安橋集合。

47.JPG本年度爐主首領在盛典的第五和第六天的誦經儀式上向三善宮神明獻上供品 

48.JPG為盛會第六天傍晚時分舉行的口儀式準備好的神颱

49.JPG為盛會第六天傍晚時分舉行的焰口儀式準備的食物供品

50.JPG焰口儀式結束時分派食物供品和金幣

51.JPG圍觀者等待焰口儀式進入高潮時撒下的金幣與食品

下來幾天一晃就過去了。來自四面八方的信徒都紛紛向三善宮供奉的九皇大帝上香。至於第五和第六天,潮州善堂受邀為宮廟進行清醮與普渡眾生的儀式。如今三善宮已不再有乩童了,這個劇團的領袖因此肩負起通過誦讀不同經文來預示盛會主要活動的開始與結束。在整個盛會期間,這些禮儀主持帶領本年度的爐主們穿過人潮擁擠的宮廟向三善宮所供奉的各神明匯報當天發生的事情。有時候,當食物供品及宗教裝飾品的擺設需要更多人手時,三善宮幾個指定的義工與信徒就會自願幫忙完成儀式。盛會的第六天晚上,善堂誦經大師主持普渡眾生儀式。在此儀式中,“好兄弟”們受邀享用特地為他們準備好的食物供品。在小孩們與路人們好奇的圍觀下,食物供品和零錢在儀式進入高潮時紛紛撒向駐足圍觀的公眾,引起一陣騷動,眾人忙著撿起這些贈禮。

52.JPG潮州劇團向三善宮神明敬香

53.JPG南方大學學生舞團呈獻的鑼鼓表演

在九皇盛會舉行的夜晚裡,三善宮會場也成為了文化綜藝表演的主場。一些表演活動可追溯到宮廟創立的時候。自三四十年前,一支潮州劇團每年都會受邀在九皇盛會裡表演。其他表演包括南方大學呈獻的一支結合鑼鼓與舞蹈表演則比較晚出現,不過他們卻在盛會的第四天受到三善宮的熱烈歡迎。這印證了宮廟願意為年輕表演者提供展現才藝的舞台。這也反映了三善宮與新山一帶的學府都樂意為文化傳承互相聯繫和交流。 

54.JPG九皇盛會期間舉行的舞龍表演

55.JPG北方舞獅團在星空下呈現表演

55-1.JPG麒麟舞團在盛會第八天晚上為神明呈獻表演

 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表演也融入了更多儀式性的元素。舞獅表演是任何九皇盛會圓滿舉行必不可少的項目,三善宮也不例外。這些獅頭依然是三善宮在九皇盛會中常見的一番景象,而它們的出現也依舊廣受義工和信徒的喜愛。除了舞獅表演,舞龍與麒麟舞團也到訪宮廟。今年,在三善宮供奉的神明前表演的舞龍團受到國際大獎的肯定,他們的各種本領招式也讓當晚的在場者讚歎不已。

57.JPG56.JPG

以為眾多九皇大帝信徒提供膳食的規模來說,在三善宮廚房幫忙的義工們所結交的許多友誼一點也不讓人感到奇怪

58.JPG59.JPG義工們為眾多在九皇盛會期間湧向三善宮的信徒準備著一包包香燭、金銀紙和檀香粉

60.JPG一家義工幫忙把檀香粉裝入一個個小袋子裡

61.JPG年齡只是個數字。在筆者逗留在三善宮的這段期間,我接觸了許多在宮廟奉獻時間精力超過四十載的年長信徒

話說回來,使盛會成功舉行的所有辛勞又從何而來呢?廟裡多數義工來自各行各業,他們都願意從百忙之中抽空來付出心血以確保活動圓滿成功。這些信徒當中有些更是用了二三十年在廟裡幫忙的長期義工,負責打點這兩週進行的大小活動。其他的則是通過家人和朋友介紹到宮廟來。因此,看到跨越祖孫三代的大家庭在三善宮九皇盛會裡幫忙一點也不稀奇。一些丈夫更是一大早送他們的妻子到宮廟的大門口,並在傍晚時分下班後回到那裡幫忙。

62.JPG為這九天盛會與宮廟事務奉獻的信徒人數也與日俱增。這些義工小心翼翼地點算宮廟在盛會期間所籌募的資金和善款

64.JPG63.JPG

64.JPG義工們幫忙點燃每晚道場外需要點亮的許多大香

65.JPG“五姨”(右邊坐著)與三善宮義工們

66.JPG67.JPG許多開心的笑容,許多快樂的回憶。作者很感激盛會期間三善宮義工們對他的招待

九皇盛会在第六天晚上达到其中一个高潮。当善堂在三善宫内进行普渡众生仪式时,另外两个关键仪式也如火如荼地在大殿与九皇大帝内坛外围展开。第一个在宫庙大殿进行也是三善宫独有的仪式就是将纸质钉符钉上其已故乩童曾经坐上的钉椅。以前,当九皇大帝和宫庙里其他神明通过乩童传达指示时,每位乩童都会轮流坐在钉椅上。

69已故太保爷乩童离开由纸质钉符刺穿而成的钉椅,日期不详,感谢两位匿名信徒提供的照片

68在九皇盛典期间将纸质钉符穿进钉椅上,日期不详,感谢两位匿名信徒提供的照片

70.JPG组装着钉椅,这是一项需要许多长期义工通力合作的任务

71.JPG将钉符穿入钉椅的扶手上

72.JPG在三善宫大殿内将纸质钉符穿入钉椅,在执行这项任务时,义工必须全神贯注以免被锐利的铁钉划伤

73.JPG宫主把斗灯安放在钉椅的座位上

74.JPG已完成的钉椅,纸质钉符都已穿入座位与靠垫

对于外行人而言,钉椅的尖角预示着危险。然而,对于庇佑三善宫的众多神明而言,这些暴露出来的铁钉跟莲花绽放的呵护没有两样。只要能毫发无伤地从钉椅起身并离开这些座位,这些乩童就能让在场者坚信九皇大帝的法力。在过程中,被刺穿的纸质钉符也被附上了这些在座神明的保护力量。既然三善宫不再有乩童了,钉符也就通过不同途径被赋予了保护性功能。这里使用的是一盏斗灯,而不是让乩童亲自从被穿过的钉符展现神明的踪迹。整个钉椅之后被移到三善宫大殿供人们瞻仰的地方直到盛会结束。

75.JPG所有三位炉主都被赋予为下次盛会献上(及由代理挑选)其继任者的名字给九皇大帝

76.JPG轮到第一位副炉主在九皇大帝前掷笅子

77.JPG第二位副炉主在九皇大帝面前掷笅子

与钉符穿入钉椅同步进行的是来年受委照顾九皇大帝炉主的选拔活动。这个仪式也与上百个“头家”的选拔同步进行,这些所谓的“头家”将在下来的九皇盛会中负责在宫庙里义务帮忙。为了让宫庙领导了解决定,九皇大帝在每名潜在炉主或“头家”的名字被念出后以掷笅子的方式做出选择。在仪式结束时连续收到最多“圣杯”的候选人将会被告知他们在下一年的职位与职责。

78.jpeg当炉主与礼仪主持们都在宫庙里忙不过来时,九皇大帝的船帆则由另一组信徒组装而成, 感谢陈湧清先生提供的照片

79.JPG已完成的船帆留在三善宫大殿外供大家祭祀

九皇盛会的最后两天也是精彩纷呈。盛会的第八天是斗姥元君诞辰,在本文较早前有提到,斗姥元君奉为九皇大帝之母,信众向她膜拜以祈求生活安康和谐。为了纪念这场盛事,宫庙主办方安排了另一轮舞龙舞狮表演以酬谢神明,让在场信徒和围观者都看得过瘾。

80.JPG三善宫大殿的舞狮表演以纪念斗姥元君诞辰

81.JPG斗姥娘娘神权下派发的108面令旗,那些有幸领到这些旗子的人将可以终生保存在身边

九皇盛會第九天象徵著盛會進入尾聲的開端。與大多數廟宇在日落後為九皇大帝舉行送神儀式不同,三善宮在中午時分便展開了。為了預示盛會的結束,一大隊信徒和義工受邀參與由宮廟領導與善堂禮儀主持主持的大型消災法會。當所有人都聚集在宮廟大殿時,宮廟領導就會向在場神明獻上最後第二輪的頌讚。這一輪的儀式完成之後,九盞油燈便會獻給本年度“頭家”和爐主當中挑選的九位成員。他們連同宮主,一起帶領宮廟一眾信徒和義工宣告消災法會的開始。

82.JPG宮主帶領信眾進行消災法會

83.JPG眾人們出席第九天舉行的消災法會

84.JPG信徒把九盞油燈的其中一盞放入道場內一個特別準備的容器

在善堂誦經大師的陪同下,被想要參與其盛的信徒與義工擠得水洩不通的宮廟進行最終儀式面對了一些困難。因此,宮主帶領身著黃白兩色的信徒形成蜿蜒的人龍穿過宮廟,接著便在不同的神壇前替三善宮信徒莊嚴肅穆地鞠躬並祈求平安和諧。人龍一直延伸到宮廟範圍外,那裡的九盞油燈被放置在坐落於會場不同交叉口的鋼製容器。最後,整列信徒與香客都被帶到鐵橋前並在斗姥娘娘與其九名孩子的見證和庇佑之下進行過平安橋儀式。

85.JPG信徒們向九皇大帝請回一張釘符

每個人都得到祝福後,活動的焦點又回到了三善宮大殿。在這裡,宮主比著拆除釘椅上釘符的手勢。這時那些正好還在三善宮裡的香客與信徒都有機會從九皇大帝的釘椅請一張釘符回家。在短短一小時內,一些能夠從宮廟裡蜿蜒的人群中擠到前方的信徒於是向九皇大帝報上自己的姓名、年齡和住址。至於那些有幸得到九皇大帝首肯的信徒,擲笅子的時候便立刻擲出了一對“聖杯”。就像九皇大帝神權下派發的令旗那樣,這些釘符能在面對不同危機如不公平法庭審訊或是瀕臨生死關頭的時候幫助事主安然度過。

86.JPG在九皇盛會正式進入尾聲前將釘椅送入宮廟內殿

午餐時間之後,當天的壓軸大戲— 恭送九皇大帝回返天宮儀式—正式展開。首先,一艘真實版大小的船帆被一班信徒移到三善宮外的空地上。義工們在這里為船隻進行最後裝點,包括把一片大網特地覆蓋在系在船帆上的一堆紙紮品上。由於到達海邊的途中將會遇到短暫小雨及多風情況,紙紮品也被細心地裹上層層的保鮮膜以保障供品的純潔。

87.JPG在船帆作為背景下,三善宮信徒和義工排列好為盛會最後的大合照合影

88.JPG用保鮮膜把紙紮品固定在船帆上

89.JPG憑著大夥們的集體力量,整艘船帆被抬過宮廟並鎖在一條鐵鍊上

90.JPG信徒們準備好恭送九皇大帝

91.JPG恭送九皇大帝的最後準備工作

92.JPG負責運送九皇大帝到新山海邊的神轎工作人員在三善宮外集合

隨著船帆離開三善宮會場,即將安置九皇大帝以便運送到海邊的神轎被移到三善宮外的空地上。當恭送九皇大帝的時辰臨近時,整個宮廟都顯得莊嚴肅穆。到了下午兩點鐘,所有嘈雜與閒聊聲紛紛停歇下來,宮廟領導和信徒準備著歡送儀式。最後,九皇大帝受邀離開內殿,鈴鐺與鑼聲恭送著神明的離開。為了預示著三善宮供奉神明來到尾聲,宮主和爐主陪伴著九皇大帝爐主進行最後的巡遊,神明接著才受邀到等候的神轎裡就坐。

 

93.JPG宮廟的領導在內殿外準備就緒

94.JPG三善宮主席以九皇大帝香爐向宮廟神明獻上敬意

95.JPG九皇大帝由宮廟的大拱門離開三善宮

96.JPG一支由信徒與義工的羅厘、汽車、摩托車等車輛組成的隊伍等著護送九皇大帝回到海邊

在眾人的期盼下,九皇大帝在代表斗姥娘娘令旗的帶領下於三善宮內做最後的巡遊以像徵在宮廟逗留的結束。在銅製大鑼、繡製布蓬與各式法會道具的陪伴下,神轎被抬上一輛卡車,一行人往海邊進發。

97.JPG信徒與義工抵達新山海邊

98.JPG信徒與義工在宮主邀請九皇大帝離開神轎時紛紛跪下

99.JPG100.JPG在斗姥元君令旗的帶領下,九皇大帝踏上環繞海邊的最後巡遊

101.JPG信徒們在碼頭等待恭送九皇大帝回鑾

一群信徒與義工在眺望金海灣的新山海邊等候著。仍坐在神轎深處的九皇大帝在斗姥元君令旗下在周圍巡遊一番。沿著海邊繞了三圈後,三善宮領導與信徒向九皇大帝道別。當宮廟領導與在場劇團向九皇大帝做出在盛會期間加持著三善宮的最後請求後,其餘的宮廟義工則準備將船帆推向大海。不一會兒,九皇大帝香爐便安置在船裡的特製龕子,船帆則在宮廟領導和爐主的陪同下拖到海上。那九皇大帝香爐會否在神明回鑾後再次出現呢?的確發生過,但很少出現。很多年前,一名信徒在新山岸外發現一個這樣的香爐。在他向三善宮查證來源處之後,他於是將香爐安置在他的店舖內,結果生意興隆。

 

102.JPG準備把載著九皇大帝香爐的船帆推入大海

 

103.JPG船帆被拖入公海

104.JPG恭送九皇大帝回鑾

 

106.JPG為紀念盛會結束在新山海邊拍攝的集體合照

 

當船帆抵達公海後,船上的所有紙紮供品就會被點著。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烈火就會形成,火舌從船帆兩旁開始吞噬船身。在半小時內,燃燒著的船帆只剩下焦黑的架子。這意味著盛會已來到尾聲,九皇大帝已返回原處了。在信徒與義工離開海邊回家的途中,心裡難免五味雜陳。他們一方面捨不得放下在盛會中剛結交抑或是久別重逢的友誼;另一方面,他們卻知道今年以同等份量的誠意與信心回報自己的九皇大帝將會再次降臨三善宮。在少於一年的時間裡,這輪活動會再次上演,三善宮屆時又會生機勃勃,再度迎接來自五湖四海的香客。

鳴謝

107.jpg作者與三善宮一些義工和信徒的合照

首先,我想感謝三善宮理事、義工和信徒在2019年九皇盛會裡對本人的招待。沒有他們的寶貴支援並樂意與我分享無數口述歷史、照片及文物,這篇照片集就無法順利完成。特別感謝兩位匿名信徒、Connie Tay女士、陳醛充先生和陳湧清先生讓我蒐集並使用他們的個人收藏照片來拼湊這篇照片集。同樣的,我也感激陳湧清先生為這篇文章的草稿進行校對,還有劉賢俊先生向我介紹三善宮的善信。再來,我也感謝郭根維教授鼓勵我接下這項任務,並以他寶貴的視角支持本人的研究。我也要感謝謝京錦和成昌達協助翻譯這篇文章。最後,我要向抽出時間整理並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上載這篇照片集的許家瑋說聲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