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n Ti Tang 准提堂 2017 [中文版]

Zhun Ti Tang 准提堂 2017

九皇爷诞辰庆祝活动自2010年以来都是准提堂义工与信徒的年度盛典。当农历八月中来临时,各种佛陀、菩萨图像还有祭祀用具都会在鲤河大厦毗邻的空地展示出来以为为期九天的九皇爷盛典做好准备。这一系列的活动都将在本文里做介绍。2017年也毫不例外地成为准提堂历史上重要的年份。这一年堂里的成员都回到位于泰国曼谷的祖庙来更新祭祀九皇佛祖的香火。

农历八月最后一周之前的两周搭起帐篷象征着一系列庆祝活动的开始。由于“黄”与“皇”同音,这个颜色也因此形成整个道场空间背景与布置剪裁的主要色调。不同的神台也为了神像的最终到来及安置做准备。这些神像包含,但不只限于韦陀天菩萨,还有以皇帝龙袍的方式诠释弥勒佛。image001.jpg

两旁树有站立龙像的大型香炉将在准提堂位于淡滨尼的新址继续使用。在九皇爷诞活动期间,信徒与来访的庙宇都会把一支支点着的香烛插入香炉里以示位于照片中间、出现在层级神台里显赫位置九皇佛祖的尊敬。image003.jpg

坐在莲花宝座的镀金斗母神像是第一尊抵达道场的神像。摆放在四面斗母像两旁的则是南斗星君(读者的右边)以及北斗星君(读者的左边)。三尊神像前摆放的是九张带有踏板、精细雕琢的木椅。这些座椅都将衬托全新一套仿造九皇佛祖的神像。

image005.jpg

请神仪式临近时,准提堂的信徒与义工都忙着确保道场的每个细节都安排妥当、万无一失。这里,普安法师的神像正好抵达道场。这尊神像过后被安置在玉帝之前的神台让信徒香客在庆典期间供养

image007.jpg

一丝不苟和追求完美的态度是没有极限的。在一名助手的协助下,弥勒菩萨神像才能正确定位。这名助手能从远处眺望神像,也因此能从访客和信徒的角度为神像的摆放提供反馈。

道场内的主要神台是为了摆放九皇佛祖与他们的母神,斗母娘娘;而斗母神像的左右两旁分别摆放了南斗星君与北斗星君。庙宇在确保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一尘不染的情况下迎接农历八月廿六九皇佛祖的海上接引仪式这方面的确是不遗余力的。

image011.jpg

由于九皇佛祖是以行星组成的北斗星君这样的形式呈现,他们的祭祀方式就与北斗灯仪的供奉交织在一起。这些北斗灯仪都填满了米粒,灯仪内的灯烛则在药师佛神台前点燃直到九皇爷诞结束为止。

农历八月廿六可说是道场最忙碌的一天。当天清楚可见的是参与者与信徒们在庆典里必须身穿的白色素服。请神仪式从中午时分开始,在等待来自准提堂九皇爷神像到来的当儿,一班僧人正带领信众诵读大藏经。

image009.jpg

由于九皇佛祖是以行星组成的北斗星君这样的形式呈现,他们的祭祀方式就与北斗灯仪的供奉交织在一起。这些北斗灯仪都填满了米粒,灯仪内的灯烛则在药师佛神台前点燃直到九皇爷诞结束为止。

农历八月廿六可说是道场最忙碌的一天。当天清楚可见的是参与者与信徒们在庆典里必须身穿的白色素服。请神仪式从中午时分开始,在等待来自准提堂九皇爷神像到来的当儿,一班僧人正带领信众诵读大藏经。image011.jpg

一切都为九皇佛祖的抵达准备就绪。照片中一尊手持宝剑和捧着一碗圣水的神像集体代表着所有九皇佛祖神灵。桌上供奉着龟型包子以期在农历九月初六的神诞为九皇佛祖祝寿。这是准提堂充满喜庆的一天,下文将会详细介绍。

一系列接引与诵经仪式开始之后,一群准提堂的义工便兵分多路,到各地点迎接第一组于2010年上半年开光的九皇佛祖神像,这些神像将在这期间见证并参与庄严的庆典。神像被带到道场后,堂主接着就把由竹竿支撑的九盏灯升上空。这个不可或缺的仪式象征着庙宇接引神明参与下来赞誉九皇佛祖的庆祝活动。九盏明灯的升空意味着庆典的开始,而这九盏明灯会在节庆期间持续点亮,并在每天更换灯烛。紧接着就是九皇佛祖神像精确的摆放和整理,神台上也摆放着仿造程度高的另一组大型神像。image013.jpg

image015.jpg

九皇爷诞的一大亮点就是信众在九皇爷的面前须身着白衣白裤。一众身着素服的信徒在僧人的率领下准备在临近傍晚时分向九皇佛祖膜拜以示敬仰。另一小群人则陪伴堂主到准提堂去。

image017.jpg

从准提堂那里运送第一组象征九皇佛祖的神像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些佛像之后被运往鲤河大厦外的道场,并在下来十二天由庙宇和其信众供养。image019.jpg

堂主正全神贯注地对灯烛轻声念咒语,接着就把它镶入存放九盏天灯的三角形框子。这些由框子支撑的天灯作为灵魂磁铁有着为庆典掀开序幕的功能。按照准提堂向来的传统,天灯在农历九月初十的熄灭与拆除则象征庆典的结束。

image021.jpg

堂主为九皇佛祖调整服饰以作最后的准备,一众信徒与义工在海边请神仪式进行前休息片刻,共进晚餐。

夜幕降临,义工被分配好各自须承担的工作如手持拂尘和刻有九皇佛祖圣名的条幅等各类祭祀用品后,堂主便准备进入内殿去请出圣盆。这个圣盆最终将成为九皇佛祖的圣椅,九尊佛像则由一副带有金色饰边的巨型轿子载送。image023.jpg

堂主与炉主们准备进行最后的清洁和九皇佛祖圣椅的安置仪式,圣椅在四名义工手持黄布的掩护下被安置在等候一旁的轿子中。

image025.jpg

义工与信徒在夜幕低垂后排成整齐的队伍,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和祭祀用具,还有刻有九皇佛祖圣名的布条,浩浩荡荡地前往海边,为庄严但喜庆的海上迎接九皇佛祖仪式增添了许多色彩和气氛。

在充满欢愉的气氛中,大队准备前往樟宜海边,那里已经搭起面向大海的临时道场。仪式在受邀僧人的带领下在堂主的面前开始诵读心经与大悲咒。作为大队代表和精神领袖的堂主这时掷起一对筊子以求神明从海上到来的肯定。

image027.jpg

准提堂堂主(中)、炉主(最右边)及副炉主(炉主的后方)正向九皇佛祖祈求保佑出席仪式的信众。准提堂与九皇佛祖之间的沟通都是用掷筊的方式进行的。庙宇做出的重大决定,包括需要在庆典中使用的经文和法会,都是用相同方式向九皇佛祖提出要求并获得验证。

九皇佛祖给予肯定答案的不久前都在掷筊时掷出“笑杯”的结果。堂主和义工们登上一艘小船后,小船缓缓地驶进海中央。他们接着在昏暗天色的笼罩下将九皇佛祖神灵引入檀香香炉,信众则在海边屏息期待。

当船只引擎的熟悉声响逼近海边时,在场的信众都报以热烈欢呼来迎接九皇佛祖的到来。香炉固定在其中一副轿子内后,现场诵起观音菩萨还有药师佛升天的经文,一旁的信徒则跪在安置九皇佛祖的轿子前静静地膜拜。请神仪式终于大功告成,大队于是准备回返准提堂。之前在大队所到之处的轨迹现在都被左右摇晃的轿子外部所形成的无数圣迹点亮。image029.jpg在成功接引九皇佛祖陆续就位后,堂主率领一众信徒义工返回准提堂。

大队顺道经过堂主的住家,他在那里向神明禀告请神仪式成功举行,并且九皇佛祖的供养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在堂主与摇晃的明亮轿子的引领下,蜿蜒大队在徒步行走一小段路后终于抵达帐篷下的道场。压轴的节目就是堂主邀请就坐的九皇佛祖到内殿歇息,然后才为道场内的各尊神像开光,并为活动的成功举行向大家表达感激之情。

image031.jpg在向准提堂内的神明禀告请神仪式成功举行的同时,志愿者们继续摇晃着载有九皇佛祖的密封圣轿,并等待堂主与受邀僧人完成所需要的仪式。

image033.jpg

在等待九皇佛祖完成对道场检阅的当儿,堂主正准备以准提堂的令旗为香炉开光,而这幅令旗是由准提堂在曼谷的祖庙赐予的。

image035.jpg

九皇佛祖被顺利地请到神台的位置后,僧人接着便开始进行最后一轮的祭祀和诵经仪式。这些熟知佛教来源的僧人负责带领并为九皇爷诞辰掀开序幕。

然而,堂主与他的助手并没有休息的片刻。各种素食菜肴都为神明准备,加上堂主前往曼谷的筹备工作,准提堂在这段期间没有停下脚步的时候。曼谷之行包含了前往三座也供奉九皇佛祖的大乘佛教寺庙。这些寺庙也同样遵守新加坡信众向来的习俗,像茹素以及身着全白。

2016年,准提堂以最初(但较小)的一组神像作为基础,为较大尺寸仿真的九皇佛祖神像开光。既然第三组神像已经在请神仪式里开光,人们会不禁好奇第二组神像到底是在哪里加持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曼谷唐人街的龙联寺,第二组九皇爷神像就是在这里连同精细雕琢的斗母神像由准提堂一并赠送给该寺庙。

image037.jpg

这是原来一组在曼谷龙联寺受供奉的九皇佛祖神像。从照片中间较后方为九皇佛祖及斗母娘娘而设的神主牌中可清楚看到,这些神明并不被称作“大帝”而是“佛祖”。这与泰国悠久的佛教历史不无关系。

image039.jpg

第二组在2016年被准提堂开光的九皇佛祖神像已经赠送给一座名叫龙联寺的大乘佛教寺庙。伴随在旁的是斗母娘娘,就在照片中间靠左的地方。

就是因为这样准提堂才会受邀到龙联寺见证九皇爷接引仪式,仪式中神明被请到檀香炉里就坐。历时两个小时的仪式也包括由龙联寺住持率领的普门品禅诵仪式,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诵经仪式是以潮汕方言进行的。

image041.jpg

在2017年九皇爷盛典中欢愉地与在场的泰国龙联寺师傅进行礼品交换及向他们表达感激。

准提堂的祖庙、香火的源头,曼谷的新兴坛是这次行程的亮点;堂主向寺庙要求一包檀香灰好让他带回新加坡以强化双方共同供奉九皇佛祖形成的特殊精神联系。在农历九月初一进行的仪式简单但庄严。自清晨时分开始,堂主和助手们徒步前往寺庙,手里捧着金银纸和各式水果等供品。在新兴坛住持师傅的带领下,大伙们舀起九汤匙的檀香灰并将之密封在一个黄色袋子中以便准提堂带回新加坡。行程最后准提堂于2010年首次带回新加坡并在作法时使用的旗子也受到加持。

image043.jpg

九皇佛祖在新兴坛以辉煌的方式受到供奉。被两名守卫护身的斗母娘娘就坐在比她无数个孩子中较高位置的龙椅,这些孩子则坐在莲花椅上

image045.jpg

新兴坛住持师傅在准提堂的请求下从供奉庙里九皇佛祖的香炉里舀起九汤匙的圣洁香灰再把它装入黄色袋子中。

image047.jpg

堂主利用九皇爷香炉中冉冉升起的烟雾为他大老远从新加坡带到新兴坛的作法旗子进行加持。

image049.jpg

准提堂带着圣洁香灰回到新加坡前与新兴坛师傅和职员的最后合照。

十二个小时后,大伙们回到了新加坡。信众们热情高涨地迎接归来的队伍,堂主接着就把新兴坛的香灰撒在道场里的各个香炉中。整个活动都由准提堂的住持见证并以锣鼓喧天的欢愉气氛做陪衬。准提堂的主香炉与九皇佛祖在内殿的香炉里撒上圣洁香灰则预示着仪式的结束,但这也意味着准提堂为农历九月初二的一项大型庆祝活动筹备的开始,那就是年度全岛九皇爷庙宇的绕境庆典。

image051.jpg

堂主向神明献上队伍从新兴坛带回来的檀香灰。在场的信徒与义工也跟着加入为准提堂顺利延续香火向神明表达感激。

image053.jpg

九皇爷庆典筹委会主席将一部分新兴坛带回来的香灰倒入主香炉里以象征该庙宇成功迎接并延续堂内的香火。

九皇爷诞最辛苦但却获益良多的部分或许是带领一众志愿者、轿子抬手和全岛供奉九皇爷庙宇的信众。中午时分之后,游行仪式由受邀僧人带领诵经,接着九皇佛祖便从内殿里请到等候一旁的轿子中。当轿子开始摇晃,并相继抬上运往各庙宇的罗厘时,大队已经做好了离开道场的最后筹备工作。

image055.jpg

在离开道场以进行绕境庆典前对所有作法用具与主要人员进行简单点算。这张大队离开道场前十五分钟所拍摄的照片显示,活动的参与者正为绕境的成功举行向九皇佛祖进行最后的膜拜。

image057.jpg

韭黄佛祖被请到轿子里后准备离开道场,俗称“轿头”的抬轿组长则在一旁点算。这些摇轿队伍将带领准提堂筹委会成员和信众在其他九皇爷庙宇里向神明表达敬意。

image059.jpgimage061.jpg

代表准提堂的堂主在第一间巡访的庙宇,位于樟宜路的云仙宫里把一些檀香倒入香炉中。站在他身后的是准提堂的炉主(中),旁边站着副炉主以及九皇爷诞筹委会主席。

image063.jpgimage065.jpg

准提堂供奉九皇爷的佛教元素也延伸到庙宇在祭祀九皇爷时所聘用的宗教高人。这张在金山寺(游街里巡访的第二间庙宇)拍摄的照片显示,僧人在诵读经文以赞誉九皇佛祖和观世音菩萨里扮演重要角色,而不是灵媒或是道士。

image067.jpgimage069.jpg

准提堂巡访的第三间庙宇,南北斗母宫,在友诺士地铁站旁搭起临时帐篷。在第二张照片里,主办方向准提堂主席赠送礼物以表达谢意。

image071.jpgimage073.jpg

准提堂巡访的第四间庙宇九皇宫则由一众抬轿大队率领。堂主则紧随在后,引领着准提堂炉主与筹委会成员进入庙宇供奉九皇爷的密室。

image075.jpgimage077.jpg

香炉的交换是整个绕境庆典里不可或缺的仪式,突显庙宇间持久的友谊与交流。在第二张照片里,一名凤山寺代表正准备把自己庙宇香炉里的部分檀香木屑转入准提堂的香炉里。

image079.jpg

2017年是九皇佛祖必定到炉主家中探访的几个重要年份之一。在这里,堂主准备向所有居住在炉主家的住客送上九皇佛祖的祝福。

image081.jpgimage083.jpg

准提堂绕境盛典第五个到达的地点就是新加坡最古老的九皇爷庙宇,后港斗母宫。在还没踏入庙宇供奉斗母娘娘与九皇爷的密室之前,堂主带领全体准提堂成员在庙宇外头向神明表达敬意。

image085.jpgimage087.jpg

绕境盛典旨在深化不同庙宇之间的友好关系,并为准提堂成员和信徒在九皇爷诞庆祝活动中提供与其他庙宇交流的平台。这从准提堂到访位于宏茂桥的龙山岩斗母宫的画面里显而易见。

image089.jpgimage091.jpg

准提堂绕境盛典的最后一站是龙南殿。在短暂的祭祀仪式及向龙南殿内供奉的九皇爷禀告之后,双方互相交换礼物。这种形式的交流象征本地各大九皇爷庙宇之间的礼尚往来和情感互通的联系。

image093.jpg

准提堂筹委会成员在完成绕境盛典后的集体合照。九皇佛祖这时已在漫长的一天活动结束后送往内殿。

image095.jpgimage097.jpg一整天的活动以徒步前往准提堂主席(上图)和2017年九皇爷诞庆典副炉主(下图)的住家结束。

在整个节庆期间,准提堂也接待了不同来访的庙宇。这些访问不仅仅是表面的打招呼,它们事实上却是各种九皇爷信仰者的社区象征。当各庙宇依据各自的历史和信仰系统向九皇爷祭祀时,这些访问都意味着庙宇间的情感互通以及相互敬仰的关系。

image099.jpg

农历九月初六其实才是九皇爷的真正寿辰。除了为供奉九皇佛祖准备的各种垂涎素食菜肴,准提堂也准备了附上满满祝福的生日蛋糕向神明祝寿。

image101.jpgimage103.jpg南北斗母宫到访准提堂image105.jpg蔡厝港斗母宫到访准提堂image107.jpgimage109.jpgimage111.jpg龙山岩斗母宫到访准提堂image113.jpgimage115.jpgimage117.jpg九皇宫到访准提堂。照片中两支燃烧着的黄色大蜡烛就是九皇宫献给准提堂的礼物。

在各种由其他九皇爷庙宇代表进行访问与交流中所展露的笑颜都在在证明了他们之间通过社交互动建立起的强大联系。本文所展示的区区几张照片并不足以反映出通过供奉九皇爷所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和情感互通关系。image119.jpgimage121.jpgimage123.jpg普渡众生在准提堂九皇爷盛典所有仪式中扮演重要角色。向道场周围的孤魂野鬼喂食以求他们早日感化最能从准提堂的宴口仪式体现出来。

十二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农历九月初八一场酒席盛宴与各种古董和神具用品拍卖同时进行。快速打理道场空间后,现在则是祭祀玉皇大帝的时候了。这场仪式从九月初九子时进行,自初八当天已事先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image125.jpg一场拍卖会与准提堂主持的素宴同时进行。成功标得一套香烛后,一名兴奋的信徒在堂主的协助下将香烛插入供奉九皇爷的香炉里。image127.jpg准提堂九皇爷诞的庆祝活动提升了其在社区邻里的可见度。在这张照片里,民众俱乐部成员也受邀出席农历九月初八的晚宴。image129.jpg一名助手正为持续到隔天清晨的玉皇大帝祭祀仪式做准备,准提堂拥有九盏莲花形状的如意香烛筒。这些香烛筒在重要活动中由大队捧着。每个小型香炉象征对每尊九皇佛祖神像的供奉。image131.jpg

在祭天仪式中僧人和在场的信徒之间相互传递供品。这场仪式持续到农历九月初九清晨时分,这也预示着庆典的结束。

九月初九下来的一天都是为了筹备九皇佛祖的送神仪式,这场欢送仪式与之前的请神仪式极为相似。

到了黄昏时分,受邀僧人在诵读最后的经文的同时,堂主和信众为九盏天灯降落仪式做准备。不久后亢奋的人群逐渐在帐篷下聚集起来等待送神仪式展开。image133.jpg

更多供品在庆典最后一天摆在神台献给九盏天灯。另一张桌子因此需要摆出来以容纳更多献上的素食。

image135.jpg义工最后的人数点算,并开始手持大队在送神仪式上须要的各种与九皇爷相关的道具。image139.jpg

image141.jpgimage143.jpg

如同接引仪式一样,堂主开始降下点燃已久的九盏天灯。这天特别的是议员张有福先生全程陪伴信众。十五分钟后,九皇佛祖准备到轿子里就坐。这整个过程都有激昂的锣鼓声在幕后一路相随。

当九皇佛祖坐着轿子前往准提堂时,一群身着白色由信徒义工组成的蜿蜒大队缓缓地跟随在堂主的后面。抵达准提堂后,亮着的轿子接着来到一张摆着香烛供品的桌子。轿子忽然猛烈地摇晃起来,引来旁观者好奇的目光,也让抬轿助手感到惊讶。抬轿人员于是开始移向等候在旁的罗厘。image145.jpgimage147.jpg堂主在邀请九皇佛祖就坐前对轿子进行最后的清理。堂主与炉主将九皇佛祖安置在各别的轿子里,信徒和义工接着下跪并低声向九皇佛祖在庆典里展现的大恩大德表示感激。image149.jpgimage151.jpgimage157.jpgimage155.jpgimage153.jpg大伙们跟随轿子回到准提堂。迎接他们的是一张摆着香烛和食物的临时神台,堂主与准提堂成员在堂内进行另一轮答谢与禀告。

不久前,信众在准提堂进行另一轮敬仰仪式,并开始往樟宜海边进发。如同请神仪式那样,在场僧人逐一念出九皇佛祖的圣名。一场简单的九皇佛祖答谢仪式随后展开,堂主、炉主、抬轿大队队长等盛典的关键人物则在临时神台前向神明敬茶。image159.jpgimage163.jpgimage161.jpg为送神仪式进行的筹备工作在大队成员抵达海边后随即展开。从把金银纸撒上龙舟到九皇佛祖安置在神主牌,再到各参与机构代表向神明敬茶,所有环节必须在欢送仪式开始前完成。image165.jpgimage167.jpgimage169.jpgimage171.jpg

送神仪式的气氛在堂主和一小班关系密切的助手登船时达到高峰,炉主尾随在后,他手上捧着代表九皇爷圣椅的一盆檀香灰。不一会儿,船只驶进公海,那里有准提堂为活动准备的龙舟。

在海边守候多时、手持由准提堂内九皇佛祖授予的令旗的信徒的陪同下,堂主与炉主们在黑暗的掩护下进行了送神仪式。摩托船只回到海滩不久后,岸边出现的最后一道火光标榜龙舟的自焚。准提堂庆祝的九皇爷诞盛典也跟着落下了帷幕。义工与信徒们开始步行返回明亮的停车场,完成了一段漫长又艰辛的九皇佛祖供奉仪式的他们准备回家。image173.jpg人群中在送神仪式的最后时刻陷入了沉寂,这在庆典结束的同时也象征着信仰重建的崭新开始。在这特别的时刻,有幸为九皇爷手持旌旗的信徒都肃然起敬。一个个都在见证船只进入大海的暮色中。image175.jpg在远处的火光象征九皇佛祖成功回返龙宫。

新加坡庆祝的九皇爷诞一般都是以道教方式进行的,不过准提堂却依据佛教教义和神明,这是因为准提堂的香火源自以佛教为主的泰国。因此,虽然请神与送神仪式和在此照片集提及的其他供奉九皇爷的庙宇大同小异,但准提堂在该节日所使用的经文与进行的仪式都具有佛教元素。

准提堂小组编撰 (Esmond Soh, Siah Jin Kim)

Team Leader:  Dean Wang

由衷感谢准提堂各理事的支持与协助。

本網站之相片與文字版權歸項目團隊(經項目主持人)及新加坡國家文物局所有,侵權必究。

Leave a Reply